林霁凭本事断腿

一个嗑cp看文的杂食生物,沉迷叽叽拒绝自拔

倚天个人剧情(全)

-心无旁骛-

我见到倚天独自在幽静处练剑,不敢打扰他,边站在一旁静观。

他似乎已经沉浸在剑术之中,并没有觉察周围有人。

过了良久,他才终于放下剑,脸上的神色不仅看不到丝毫满足,反而眉头紧锁。

我不禁朝他走去,他抬起头朝我望来。

[倚天剑]:无剑,你有何事?
[无剑]:并没什么,只是见到你在练剑,一时间看入了迷。
[无剑]:你练剑时总是这样心无旁骛吗?
[倚天剑]:修习剑道,当摒弃一切杂念,不为外物所扰。
[无剑]:那你刚刚为什么皱着眉头?是我打扰到你了吗?
[倚天剑]:与你无关。
[倚天剑]:是我的心还不够静,仍然会因外物而分心。
[无剑]:刚刚果然还是我打扰到你了啊......对不起。
[无剑]:我这就走了......
[倚天剑]:不必......

我正准备转身回去,却被倚天拦下。

[无剑]:倚天?
[倚天剑]:......我剑已练完,这便回去。
[无剑]:那我们一起走吧?

倚天没有言语,只静静地走在我的前面。
我跟在他的身后 看着不疾不徐走在前方的倚天背影 心中觉得莫名安心。



-寻道自明-

我找到倚天的时候,他正站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收剑入鞘。

[无剑]:倚天,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修习剑术的?
[倚天剑]:为何问这个?
[无剑]:我只是好奇......很难想象你修习剑术前是什么样子。
[倚天剑]:自我隐于峨眉山中之时,就已经在修习剑道了。
[无剑]:峨眉山?
[倚天剑]:峨眉群山巍峨,空山鸟语,是修道的好地方。
[倚天剑]:每当在山巅看到云海飘渺,就能静下心来潜心修道。
[无剑]:所谓的道究竟是什么?
[倚天剑]:到即是自己所择之路。
[无剑]:那你所选之路就是追寻剑道吗?
[倚天剑]:不错,我所追求的便是剑道之巅峰。
[无剑]:加入有一日 你达到了所追求的剑道巅峰,那之后呢?你又要做什么?

倚天沉默半晌,终于仰首回答。

[倚天剑]:也许这条道路并无尽头,无论前路如何,我只放眼当下,尽己之能突破当前境界。

我听到他这番话,不禁想到了自己。

[无剑]:属于我的道,又是什么呢?

一旦心里想到这个,便觉得自己内心彷徨,不知何去何从,不免有些急躁难受。

[倚天剑]:静下心来 心若静,道亦明。

我本以为他不会理会我的自言自语,却没想到他会出言宽慰。

[无剑]:你是在......为我指明方向吗?

他却微微摇头。

[倚天剑]:只是......冥冥之中觉得你似乎是同路人。
[无剑]:“同路人”......指的是什么?
[倚天剑]:终有一日,你也会做出自己的决择,就如同我自己所选的一样,明白你自己想要走的道路。



-剑意孤独-

从那以后,我总是静静地旁观倚天练剑。

他并没有让我离开,似乎默许了我的陪同。

只是每当倚天练剑时,仿佛已与外界隔绝,独立于彼处,谁也走不进他的内心。

[无剑]:倚天,这样避开他人,与世隔绝般的练剑难道不觉得孤独吗?
[倚天剑]:练剑的第一步,便是要习惯这种孤独。
[无剑]:与人分享,共同切磋,不是更好吗?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种孤独的方式?
[倚天剑]:追寻剑道巅峰之人皆孤独,只因此道无需他人为伴。倘若有人能看懂自己的剑道,那人定是知己,亦是宿敌。

在倚天心中,只要一人一剑,便已足够?

可是不知为何我心里却并不认同这样的方式。

[无剑]:虽然我想不起来为什么......但总觉得,一个人若始终孤独一人的修习剑术,即使达到了世无敌手的境界,也会十分寂寞。
[倚天剑]:你口中所言的这份寂寞,有多少人终身都无法企及?
[倚天剑]:何况 没有切身体会过,又怎知那寂寞究竟是何感受?

我望向眼前的茫茫大海。

[无剑]:假如你一人流落这茫茫大海上,无人为伴,也看不到海的尽头,终日只能听着海浪呼啸,海鸟低鸣,不知今夕何夕,何去何从。你会如何?
[倚天剑]:那便练剑。终日与海浪相博,定能磨练剑术。

我听到他这不假思索的回答,忍俊不禁。

[无剑]:你真是个剑痴,在你心中应该没有比剑更重要之物了吧。
[无剑]:也是,你既然有剑为伴,应当也不会觉得寂寞,倒是我多事了。
[倚天剑]:不......

倚天忽然开口,却又顿住。

[倚天剑]:多谢。
[无剑]:你要谢我什么?
[倚天剑]:无剑,谢谢你方才与我所言这番话。
[倚天剑]:-时时此刻与你一同并肩伫立海边,谈论这番话,不知为何觉得......

我等着他说下去,谁知他却不再开口。

[无剑]:你觉得什么?

倚天却微微摇头,将目光转向远处的海面。

[倚天剑]:没什么,我也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
[无剑]:是吗?其实我挺高兴的。
[无剑]:因为没想到你这样的剑痴会愿意和我聊天,还说了这么多话。
[无剑]:下次,我还能找你闲聊吗?
[倚天剑]:不练剑的时候,无妨。

他微微颔首,神色有着微不可查的柔和。



-毕生所求-

[???]无剑,这么多年未见,你可还好?
[屠龙刀]:无剑?!
[倚天剑]:无剑?!
[倚天剑]:原来我一直所追求的......就是......

我想起那日剑冢里倚天脸上令人捉摸不定的神色和他欲言又止的话语,心里有些在意。

倚天当日......究竟是想要对我说什么呢?

联想起他好几次在我面前欲言又止,不把话说清楚,我心里更加在意起来。

[无剑]:倚天!
[倚天剑]:......何事?
[无剑]:我想了许久,还是忍不住想问,你在剑冢里对我说的那半句话,是什么意思?
[无剑]:莫非你一直在追求的剑道..... .与我有关吗?
[倚天剑]: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无剑]:那究竟是有还是没有呢?
[倚天剑]:你可还记得,我曾说过自己所追寻的剑道巅峰?
[无剑]:我记得。
[倚天剑]:我所追求之道从未改变,从前如此,未来也如此。
[倚天剑]:唯一改变的......只有一件事。
[无剑]:是什么事?
[倚天剑]:你又是否记得我曾说过,‘追寻剑道巅峰之人皆孤独,只因此道无需他人为伴。倘若有人能看懂自己的剑道 那人定是知己,亦是宿敌?’
[无剑]:这个我也当然记得。
[倚天剑]:我唯一改变的 便是心中那位知己,不会成为自己的宿敌。
[无剑]:咦?知己?

我惊讶地望向倚天,却发现他望向我的眼神比以往都要柔和。

[倚天剑]:那日你以独自在海上漂泊为喻,问我是否会觉得寂寞。我当时感受不到,也许是因为你就伫立在我身旁。
[倚天剑]:以前不知为何,每次你来找我闲谈 我的目光都不自禁被你所吸引,但现在,我想我已经明白了。
[无剑]:你明白了什么?
[倚天剑]:此时此刻我已明白自己毕生所求。
[倚天剑]:你可否也明白了?
[无剑]:我虽已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但今后要去何方,我所追求的道是什么,却还没有头绪。

倚天听到我的回答,抬起他常年握剑的手,伸到我面前。

[倚天剑]:在我心中,已看清了你所要前行之道。
[倚天剑]:这双手一直用来握剑,我今后也依然会循着自己的剑道而行。在这条路上,你可愿同行?

我终于伸出手,轻轻放在倚天的手心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