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狸还能肝

沉迷游戏传记、杂食生物.

肝小玉肝到没体力刷好感度emmmmmmmn
(可是大花比小玉还难掉.尖叫
(三片小玉=150+绿莲fa=1大花

倚天个人剧情(全)

-心无旁骛-

我见到倚天独自在幽静处练剑,不敢打扰他,边站在一旁静观。

他似乎已经沉浸在剑术之中,并没有觉察周围有人。

过了良久,他才终于放下剑,脸上的神色不仅看不到丝毫满足,反而眉头紧锁。

我不禁朝他走去,他抬起头朝我望来。

[倚天剑]:无剑,你有何事?
[无剑]:并没什么,只是见到你在练剑,一时间看入了迷。
[无剑]:你练剑时总是这样心无旁骛吗?
[倚天剑]:修习剑道,当摒弃一切杂念,不为外物所扰。
[无剑]:那你刚刚为什么皱着眉头?是我打扰到你了吗?
[倚天剑]:与你无关。
[倚天剑]:是我的心还不够静,仍然会因外物而分心。
[无剑]:刚刚果然还是我打扰到你了啊......对不起。
[无剑]:我这就走了......
[倚天剑]:不必......

我正准备转身回去,却被倚天拦下。

[无剑]:倚天?
[倚天剑]:......我剑已练完,这便回去。
[无剑]:那我们一起走吧?

倚天没有言语,只静静地走在我的前面。
我跟在他的身后 看着不疾不徐走在前方的倚天背影 心中觉得莫名安心。



-寻道自明-

我找到倚天的时候,他正站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收剑入鞘。

[无剑]:倚天,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修习剑术的?
[倚天剑]:为何问这个?
[无剑]:我只是好奇......很难想象你修习剑术前是什么样子。
[倚天剑]:自我隐于峨眉山中之时,就已经在修习剑道了。
[无剑]:峨眉山?
[倚天剑]:峨眉群山巍峨,空山鸟语,是修道的好地方。
[倚天剑]:每当在山巅看到云海飘渺,就能静下心来潜心修道。
[无剑]:所谓的道究竟是什么?
[倚天剑]:到即是自己所择之路。
[无剑]:那你所选之路就是追寻剑道吗?
[倚天剑]:不错,我所追求的便是剑道之巅峰。
[无剑]:加入有一日 你达到了所追求的剑道巅峰,那之后呢?你又要做什么?

倚天沉默半晌,终于仰首回答。

[倚天剑]:也许这条道路并无尽头,无论前路如何,我只放眼当下,尽己之能突破当前境界。

我听到他这番话,不禁想到了自己。

[无剑]:属于我的道,又是什么呢?

一旦心里想到这个,便觉得自己内心彷徨,不知何去何从,不免有些急躁难受。

[倚天剑]:静下心来 心若静,道亦明。

我本以为他不会理会我的自言自语,却没想到他会出言宽慰。

[无剑]:你是在......为我指明方向吗?

他却微微摇头。

[倚天剑]:只是......冥冥之中觉得你似乎是同路人。
[无剑]:“同路人”......指的是什么?
[倚天剑]:终有一日,你也会做出自己的决择,就如同我自己所选的一样,明白你自己想要走的道路。



-剑意孤独-

从那以后,我总是静静地旁观倚天练剑。

他并没有让我离开,似乎默许了我的陪同。

只是每当倚天练剑时,仿佛已与外界隔绝,独立于彼处,谁也走不进他的内心。

[无剑]:倚天,这样避开他人,与世隔绝般的练剑难道不觉得孤独吗?
[倚天剑]:练剑的第一步,便是要习惯这种孤独。
[无剑]:与人分享,共同切磋,不是更好吗?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种孤独的方式?
[倚天剑]:追寻剑道巅峰之人皆孤独,只因此道无需他人为伴。倘若有人能看懂自己的剑道,那人定是知己,亦是宿敌。

在倚天心中,只要一人一剑,便已足够?

可是不知为何我心里却并不认同这样的方式。

[无剑]:虽然我想不起来为什么......但总觉得,一个人若始终孤独一人的修习剑术,即使达到了世无敌手的境界,也会十分寂寞。
[倚天剑]:你口中所言的这份寂寞,有多少人终身都无法企及?
[倚天剑]:何况 没有切身体会过,又怎知那寂寞究竟是何感受?

我望向眼前的茫茫大海。

[无剑]:假如你一人流落这茫茫大海上,无人为伴,也看不到海的尽头,终日只能听着海浪呼啸,海鸟低鸣,不知今夕何夕,何去何从。你会如何?
[倚天剑]:那便练剑。终日与海浪相博,定能磨练剑术。

我听到他这不假思索的回答,忍俊不禁。

[无剑]:你真是个剑痴,在你心中应该没有比剑更重要之物了吧。
[无剑]:也是,你既然有剑为伴,应当也不会觉得寂寞,倒是我多事了。
[倚天剑]:不......

倚天忽然开口,却又顿住。

[倚天剑]:多谢。
[无剑]:你要谢我什么?
[倚天剑]:无剑,谢谢你方才与我所言这番话。
[倚天剑]:-时时此刻与你一同并肩伫立海边,谈论这番话,不知为何觉得......

我等着他说下去,谁知他却不再开口。

[无剑]:你觉得什么?

倚天却微微摇头,将目光转向远处的海面。

[倚天剑]:没什么,我也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
[无剑]:是吗?其实我挺高兴的。
[无剑]:因为没想到你这样的剑痴会愿意和我聊天,还说了这么多话。
[无剑]:下次,我还能找你闲聊吗?
[倚天剑]:不练剑的时候,无妨。

他微微颔首,神色有着微不可查的柔和。



-毕生所求-

[???]无剑,这么多年未见,你可还好?
[屠龙刀]:无剑?!
[倚天剑]:无剑?!
[倚天剑]:原来我一直所追求的......就是......

我想起那日剑冢里倚天脸上令人捉摸不定的神色和他欲言又止的话语,心里有些在意。

倚天当日......究竟是想要对我说什么呢?

联想起他好几次在我面前欲言又止,不把话说清楚,我心里更加在意起来。

[无剑]:倚天!
[倚天剑]:......何事?
[无剑]:我想了许久,还是忍不住想问,你在剑冢里对我说的那半句话,是什么意思?
[无剑]:莫非你一直在追求的剑道..... .与我有关吗?
[倚天剑]: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无剑]:那究竟是有还是没有呢?
[倚天剑]:你可还记得,我曾说过自己所追寻的剑道巅峰?
[无剑]:我记得。
[倚天剑]:我所追求之道从未改变,从前如此,未来也如此。
[倚天剑]:唯一改变的......只有一件事。
[无剑]:是什么事?
[倚天剑]:你又是否记得我曾说过,‘追寻剑道巅峰之人皆孤独,只因此道无需他人为伴。倘若有人能看懂自己的剑道 那人定是知己,亦是宿敌?’
[无剑]:这个我也当然记得。
[倚天剑]:我唯一改变的 便是心中那位知己,不会成为自己的宿敌。
[无剑]:咦?知己?

我惊讶地望向倚天,却发现他望向我的眼神比以往都要柔和。

[倚天剑]:那日你以独自在海上漂泊为喻,问我是否会觉得寂寞。我当时感受不到,也许是因为你就伫立在我身旁。
[倚天剑]:以前不知为何,每次你来找我闲谈 我的目光都不自禁被你所吸引,但现在,我想我已经明白了。
[无剑]:你明白了什么?
[倚天剑]:此时此刻我已明白自己毕生所求。
[倚天剑]:你可否也明白了?
[无剑]:我虽已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但今后要去何方,我所追求的道是什么,却还没有头绪。

倚天听到我的回答,抬起他常年握剑的手,伸到我面前。

[倚天剑]:在我心中,已看清了你所要前行之道。
[倚天剑]:这双手一直用来握剑,我今后也依然会循着自己的剑道而行。在这条路上,你可愿同行?

我终于伸出手,轻轻放在倚天的手心

孤剑个人剧情(全)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过嗯.
感谢 @rekIIIIIIRO 、这位!
的技术支持emmmm(不然还得带图发可麻烦了



-夜半剑影-

夜已沉,朦胧中,我仿佛听到了挥剑的声音,在窗外飒飒作响。

我吓了一跳,急忙起身去看窗外。只见一道寒芒在夜色里散发着寒光,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在。

[无剑]:是谁?
[孤剑]:嗯?

那银光瞬间就闪向了我的面前,在我咽喉前一寸停了下来。

[孤剑]:你?怎么在这儿?

还没等我说话,孤剑就把剑收了起来。

[孤剑]:此地并不安全,赶紧离开。

孤剑看了我一眼,一转身就要离开。他青衣如墨,眨眼就没入黑夜之中。

[无剑]:等等!这附近有什么危险?
[孤剑]:不错,我刚才在附近发现了魍魉!

魍魉身体里并没有心魄剑魂,全凭本能感应他人魂魄行动。在黑夜之中,魍魉的可怕之处会被表现的淋漓尽致,在常人看不到魍魉的情况下,人们的魂魄却像明灯一样,吸引着魍魉。

[无剑]:那我们得赶紧生火,这样就不用怕魍魉偷袭。安排好哨卫,等到明早,就可以出去清缴魍魉了!

我正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应付魍魉的袭击,该怎么抵御魍魉,顾不得孤剑,转身就要把其他人叫醒。孤剑却出声把我制止了

[孤剑]:不必了,我已将周围魍魉消灭干净。

孤剑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的身前,带着一种不容置喙的口气。

[无剑]:你一个人?有多少魍魉?
[孤剑]:不多,几十只而已......
[无剑]:在这样的夜里,对付几十只魍魉?
[孤剑]:怎么?不是很简单么?
[无剑]:你知不知道,那有多危险?
[孤剑]:这有何难?你尽管去睡吧,我还要练剑。

孤剑的语气十分轻描淡写,仿佛这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夜色如此昏暗,万一有魍魉袭击,那可绝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

[无剑]:可是,天色这么黑,万一有漏网之鱼......
[孤剑]:此事绝不可能......
[无剑]:你怎能如此肯定?
[孤剑]:因为我孤剑说周围已经没有魍魉了......
[无剑]:这......
[孤剑]:难道我说的话不值得信任么?
[无剑]:不,我只是想小心为上......
孤剑哼了一声,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我也回房拿着提灯,开始在周围巡视起来,寻找漏网的魍魉。
我巡视了几乎整夜,隐隐约约的,我似乎看到一道银光和黑色的身影总是围绕在我的附近......



-情花之茶-

自那一天之后,再也没有看到孤剑在夜里练剑。我有时候觉得那天看到的孤剑只是我自己的一场梦!

直到这天黄昏,孤剑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天色,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无剑]:孤剑!

我叫了一声站在园中的孤剑,他这才发现了我,收回了看着天空的眼神。

[孤剑]:你?
[无剑]:你今天又要练剑?
[孤剑]:怕是不行......
[无剑]:为什么呢?
[孤剑]:今天恐怕会有月亮。
[无剑]:月亮有什么问题?
[孤剑]:我的剑法,必须要在无光的黑夜之中才能修行。
[无剑]:竟然有这么难以修行的剑法?
[孤剑]:并不难......
[无剑]:那?我那天是不是打搅了你难得的修炼?

我心中一阵忐忑,没有月光的日子,最近一段时间里似乎都只有那一天。

[孤剑]:无妨,总会有无光之夜的。
[无剑]:可是......

孤剑对我摇摇头,示意我勿需多说,一心一意的看着天色。我不知做什么也和孤剑一起看着天色。

但是天很快放晴了,一轮明亮的满月在东方缓缓升起。孤剑一言不发,转身想(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让他感受好一点,毕竟看得出来,孤剑对于练剑这件事情是看的很重的。但是,于情于理,我也该做点什么......

我隐约记得,孤剑曾经说过,情花茶乃是绝情谷特产之茶,而他又是喜茶之人。所以隔日,我专门准备了一份绝情谷特有的情花茶送给孤剑。

[无剑]:孤剑,你在吗?

我端着茶,在孤剑门前叫他。等了好一会儿,孤剑才出门来。他看到我手上端着的茶,似乎有些吃惊的样子!

[无剑]:这是我做的情花茶,记得你很喜欢喝茶,所以找你来品评一下。
[孤剑]:哦?你自己亲手做的情花茶?
[无剑]:是啊,怎么了?

孤剑看着我,眼神里既有难以置信,又有些我读不出来的复杂情绪在里面。仿佛很是纠结,不知道他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孤剑]:你怎么做的这情花茶?
[无剑]:我从谷中一本古书上找到的。

我回忆着白天做情花茶时候的过程,把自己怎么制作出这茶的过程,原原本本的说给了孤剑。

[孤剑]:你这是今天刚刚做好的情花茶?
[无剑]:嗯,我想让你先尝尝!
[孤剑]:不错不错,可惜......
[无剑]:可惜什么?
[孤剑]:情花茶的香味本身有着令人迷醉的奇效,但是太过浓郁,会破坏茶的清香。所以需要在阳光之下,让阳光来削弱那香气,才能最好的保持情花茶的味道。夜间饮情花茶,实在不是最好的选择啊!
[无剑]:竟然是这样......我......
[孤剑]:算了......我也多年没喝过情花茶,我们以茶代酒,权当赏月便是!

听到孤剑的话,我也就放心了。就孤剑一起欣赏起明月来。不过,这情花茶真的神奇。明明一点酒味都没有,但为什么饮过之后,总有点晕晕的感觉,不自觉的竟然会面红心跳起来......



-同道之人-

自和孤剑一起饮过茶之后,我们就经常在一起饮茶。闲来无事,我就会制上一些情花茶,和孤剑一起饮茶论剑,好不惬意。

这一日,我又带着茶来找孤剑。难得的是 这次是孤剑请我饮茶,还把地方选在了碧水寒潭近旁。等我到达寒潭边上的时候,发现孤剑早就在寒潭边等着我了!

[孤剑]:你来了。
[无剑]:嗯!你到的可真早,等了我很久吗?
[孤剑]:没有,坐吧。
[无剑]:这里风景可真好,想不到你竟找到了这么一处好去处。
[孤剑]:我当年对这绝情谷了如指掌,何处风景绝佳,何处适宜品茶,没有我不知道的。虽然经历剧变,但找一两处适宜品茶的地方,也是容易的紧。
[无剑]:那孤剑你为什么要选这寒潭边呢?
[孤剑]:此地乃是整个绝情谷中最适合饮情花茶的地方,至于其中玄妙......

孤剑向我递来一杯情花茶,这茶香气明显的更加清澈透亮,显然并非凡品。

[孤剑]:来,尝尝看。

这茶一入口,情花所特有的香气就从我的口腔之中扩散到全身,那种如梦似幻打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无剑]:这茶真是,太完美了。孤剑这是你做的吗?
[孤剑]:确实是我所做,但完美的却不是这茶。
[无剑]:完美的不是茶?难道不是因为你做的茶和我不同吗?
[孤剑]:我做的茶和你做的方法完全相同,味道也并没有什么分别。
[无剑]:那为什么味道差别如此之大?难道真的只是换了个地方,就会让茶的味道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孤剑冲我微微的摇了摇头,似乎对我的惊讶十分不以为然。

[孤剑]:明明能做出这么好的情花茶,竟然不懂得这情花茶之中的道理?
[无剑]:茶中道理?这茶之中还有特殊的道理?
[孤剑]:这情花茶制作如此复杂,怎会毫无意义?正因为每一步都有独特用意,是以情花茶才如此难以炼制。
[无剑]:可,我确实不知道。情花茶到底......

孤剑看我依然不明白,叹了口气,讲了起来。

[孤剑]:情花茶取向阳的情花花蕾之中最柔嫩的叶子然后配以浸泡过情花果实的寒潭水在锅中翻炒。炒成之后,选其中保持了晶莹剔透状态的叶子,在阳光下风干才算完成。
[孤剑]:取向阳一面的情花花蕾中最柔嫩的叶子,是因为情花乃至阴之物,所以唯有向阳一面的情花毒最轻,而花蕾之中最晶莹的叶子则保存了最多的情花香气。让这情花茶既保存了情花的香气,又避免了情花的毒性.......

孤剑说着,嘬了一口情花茶。

[无剑]:原来这里还有这种学问?
[孤剑]:唉......没想到,你这样不了解情花茶真谛的人也能做出这么完美的情花茶,真是匪夷所思!
[无剑]:你把和情花茶相关的都教给我,那我不就知道了?

孤剑脸上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孤剑]:喝了这么久的情花茶,你觉得情花茶和普通的茶有什么区别么?
[无剑]:情花茶比起普通的茶,在清香之中带有一种特殊的香味。这种香味淡的和茶香一般,但是渗入血液之后,又有一种让人迷醉,仿佛是饮酒了一般的感觉。
[孤剑]:没错,这就是情花茶最特殊的地方。这香味被绝情谷先人用在一种极为重要的仪式之上。而所有制作情花茶的工艺 都是为了体现这香味。
[无剑]:那是什么仪式啊?
[孤剑]:这么简单,你自己悟吧!

孤剑并不理会我的抗议,奕奕然的离开了这里,留下一头雾水的我在潭水边发呆......



-茶之真味-

在寒潭和孤剑饮茶之后,我对于情花茶到底表达什么意思十分的在意。可在经历了魍魉之灾的绝情谷里,了解情花茶真意的除了孤剑就再难找到。竟无人能告诉我情花茶到底用在什么仪式上。

于是,我只好,再去求孤剑告诉我情花茶到底用在什么仪式上。

[无剑]:孤剑!
[孤剑]:你,来了?

孤剑坐在他饮茶平常的地方笑岑岑的看着我,手中端着的茶杯里漂浮着几片茶叶。

[无剑]:你说,这情花茶到底用在什么仪式上啊?
[孤剑]:来,喝茶!

我不明白孤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坐在他对面,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孤剑]:这杯茶,你试试看!

这杯茶和我从前喝过的都不同,味道苦涩中带点甘甜,清凉中带点香气。

[无剑]:这难道也是情花茶?
[孤剑]:不错,这是另一种情花茶。这世上,恐怕只有我能做了!
[孤剑]:而且,谷中情花也已经大不如前,不知这情花茶还能喝多久......

孤剑轻描淡写的说着,但眼神之中透出的是淡淡的忧愁。

[无剑]:那你以前肯定经常饮这情花茶吧?

孤剑看了我一眼,显然对我这一问有点猝不及防。

[孤剑]:怎可能,情花茶岂能乱喝......
[无剑]:那情花茶所代表的仪式一定十分重要,对不对?
[孤剑]:竟然套我话?

孤剑笑了一笑,把话头停了下来!

[孤剑]:这,可得你自己去猜了!
[无剑]:唉~你就告诉我吧!

我恳求孤剑,毕竟,现在想要找到其他了解这情花茶的人已然不可能了。

[孤剑]:不行......

孤剑微微的摇了摇头,露出些许耐人寻味的笑容。显然他不打算把这个问题的答案告诉我。

[无剑]:那......算了......我们好好品茶便是,何必管那些过去的事情呢?
[孤剑]:想不到,你这么不求甚解。
[无剑]:可除了你,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了呀!

古剑听到我说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沮丧的表情。我正想安慰他的时候,他从袖中拿出了一本书。
这是一本很新的书,上面的墨迹还没干透,封面上写着《情谷茶经》四个大字。

[无剑]:这是?
[孤剑]:你看看便知。

我打开这本“茶经”,里面记载了许多茶的做法和饮茶的方法。看来是孤剑这些年来自己整理的饮茶心得。

[无剑]:好厉害,想不到饮茶还有这么多讲究!
[孤剑]:那是当然,饮茶可是大有学问,你可要好好记住!
[无剑]:嗯,我会的!
[孤剑]:这下你可不能说,除我以外无人知晓了!

孤剑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比平时要开心了不少。

[无剑]:放心,以后这饮茶的方法我还要教给更多人呢!
[孤剑]:真的?你情花茶搞明白了吗?

我这才想起,自己还根本没时间去看这本茶经,把情花茶所运用的仪式搞清楚。

我匆匆浏览着这本茶经,终于在中间找到了关于情花茶的那一页,但是上面写的十分简单——情花茶,绝情谷特产,茶香浓郁堪比美酒,茶味清爽回味悠长,为茶中绝品。

[无剑]:怎么就只有这么一点?
[孤剑]:呵......

孤剑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示意我接着读下去。

我不由得心烦意乱起来,但是看到孤剑那含笑的眼神,我又耐着性子看了下去。在这本茶经的后半,我找到了一章,名叫茶礼。而情花茶则单独有一章,刚看到我就差点把这本所谓的《茶经》从手上掉下去。

情花茶于绝情谷乃是代酒之物,仅在二人缔结契约时方才使用。奉上亲手所制之情花茶,既有以己身献于对方之意。而苦情花茶,意为永生永世之诺......

[无剑]:这......
[孤剑]:怎么了?

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种莫名的感觉蔓延上了心头。

[无剑]:这......这不是你编的吧?
[孤剑]:你说呢?

孤剑一如既往的表情,但是嘴角挂上了一丝丝笑意!

[无剑]:那你还......
[孤剑]:来而不往非礼也,你送我,我自然也要回礼给你!
[无剑]:可是......
[孤剑]:难道你不愿意么?

我们两人就这样继续一起饮着香气馥郁的情花茶,想必未来,这样的日子必会变得更多......








(无剑你醒醒哇这本茶经很可能是人家专门编了给你看的哇